30小時生死營救11名被困礦工安全升井

2019-11-22 08:44 來源:新京報 責任編輯:李敏

  30小時生死營救11名被困礦工安全升井

  山東梁寶寺煤礦發生火災,消防滅火機器人下井助力救援;涉事企業曾多次受到處罰

  主治醫生:獲救礦工近期或可出院

  11月19日晚,山東能源肥城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位于嘉祥縣境內的梁寶寺煤礦發生安全事故,該礦井3306掘進工作面發生火災,11名礦工被困井下。經過30多個小時的救援,11月21日上午,被困者全部獲救并被送往醫院接受救治,經醫生診斷,身體均無大礙,近期或可出院。

  救援過程中,兩臺消防救援機器人發揮了重要作用,它們下井滅火、偵察,為救援人員設定救援方案提供了一手信息。

  記者檢索發現,梁寶寺煤礦的司法風險和經營風險達130余條,多次遭遇環保、公安、安監等部門的行政處罰。

  新京報訊 11月19日晚,山東梁寶寺煤礦3306掘進工作面發生火災,11名礦工被困在距離起火點后方200米的位置,無法逃生。事故發生后,山東省委、省政府立即啟動應急救援預案,成立救援指揮部,設立現場救援等10個工作小組開展救援,并調配144名專業救援人員參與救援。11月21日上午,被困的11名礦工全部獲救。

  應急管理部派工作組赴現場指導救援

  根據山東省應急管理廳官網消息,11月20日5時50分,山東省政府接到事故報告后,省委、省政府立即啟動應急救援預案,省委書記劉家義第一時間趕赴現場,要求要窮盡一切手段、窮盡一切力量,千方百計搶救被困礦工,科學施救、嚴防發生次生災害。應急管理部黨組書記黃明、副部長黃玉治與現場連線,指導救援工作,同時派出工作組趕赴現場指導救援。

  山東省政府成立救援指揮部,下設現場救援等10個工作組開展救援工作。調集兗礦集團、新礦集團、肥礦集團、淄礦集團4支救援大隊、12支小隊,共144名專業救援人員參與救援。并調集滅火機器人、高泡滅火等裝備增援。

  嘉祥縣組織公安、衛健、應急等多個部門,抽調大批專門力量,確保從救援出口到定點醫院的道路安全暢通,派出了14輛救護車和先進的應急救護設備、81名醫護人員趕赴現場。

  被救礦工身體無大礙 近日或可出院

  經過30多小時的救援,11月21日上午,11名礦工分四批次全部升井并被送往嘉祥縣人民醫院接受救治。

  21日下午,主治醫生肖要來告訴新京報記者,醫院為11人做了全面檢查,檢查項目包括血常規、胸片、心電圖等常規指標。結果顯示,所有礦工身體狀況基本正常,呼吸道沒有損傷癥狀,也沒有被燒傷或被熏傷。

  肖要來表示,被困礦工已30多個小時沒吃飯,首先安排他們吃流質、半流質食物,接著是正常食物。目前所有礦工的生命體征都很平穩,狀態也很不錯。接下來要再做一個全面的檢查,如沒有其他問題就可出院。

  救援1

  井下能見度極低 溫度達六七十攝氏度

  11月20日晚,新京報記者抵達事故煤礦。在井口位置,有大量身著制服的人員正在進行救援,不時有救援人員下到井內。工作人員正將手提箱大小的冰塊與物資裝進礦車,源源不斷地向井下輸送。

  山東省應急管理廳官網通報稱,著火點在被困人員前方200米位置。這意味著要救出礦工,首先要滅火。記者從現場獲悉,救援人員通過通風、降溫、滅火等措施,接近著火點,并使用高壓水槍、惰性氣體等進行滅火。

  由于井下救援地點溫度高、一氧化碳等有毒有害氣體濃度大,最初濃度達數千ppm,吸入有致命危險,救援難度極大。參與救援的棗礦救護大隊隊長晏明來告訴新京報記者,井下有大量濃煙,像大霧一樣,可見度只有1米至3米的距離,且溫度達到六七十攝氏度。救援人員運來大量冰塊進行物理降溫。

  20日晚,一名運輸冰塊的工作人員介紹,已為井下輸送幾十噸的冰塊。

  一名煤礦工人告訴記者,事發時他在地面上沒有下井。他說事故地點在地下七八百米處,事故發生前,地下有電纜短路的情況發生。

  救援2

  下井滅火、監測環境 兩臺滅火機器人助力救援

  新京報記者從事故現場救援指揮部了解到,此次救援共調派6臺消防救援機器人前往現場,最終根據救援現場情況,安排兩臺機器人通過煤礦升降梯進入礦井進行救援作業。

  參與現場救援的棗礦集團救護大隊隊長晏明來說,此次救援環境復雜,機器人在井下滅火、偵察對救援起到了很大作用。

  另一名現場救援人員介紹,由于最初的救援環境惡劣,人們無法進入事故核心現場,除了通過機器人進行救援,救援人員還使用了氣溶膠滅火彈實現井下滅火降溫。

  下井機器人的產商中信重工開誠智能裝備有限公司一名工作人員介紹,參與救援作業的兩臺機器人,一臺是消防偵察機器人,一臺是消防滅火偵察機器人,均于11月20日下午三點多下井。

  上述工作人員介紹,兩臺機器人下井后,后方人員通過遙控設備進行控制,最遠距離可達1千米,遙控設備上裝有屏幕,可實時觀察到機器人所處的情況。下井之后,偵察機器人主要負責收集信息,并回傳后方,“它所攜帶的設備可以最大限度地監測周邊溫度、能見度、有害及可燃氣體,并分析前方的環境。”

  “因為井下能見度低,比較危險,我們依靠機器人在前方,將畫面實時傳輸給后方救援指揮部調度室,后方再進行操作,”上述工作人員說,滅火偵察機器人下井后,它可攜帶拖運兩條60米長的水帶行走,待進入到火災事故核心位置,后方操作遙控設備進行降溫滅火,每秒水流量可達80升,噴水距離可達100米。

  上述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本次下井的兩臺消防機器人屬于常見型的,充一次電可工作四五個小時,同時也可以邊工作邊充電,重量達到上百公斤。當初在研發消防機器人時,就已考慮到各種復雜環境,其具有防火、防水、防爆的特點,并且在復雜地形條件下不會側翻。

  北京消防部門介紹,消防機器人已經投入到滅火等救援任務中多年。消防機器人上安裝有攝像頭,全身防火、防水,并且救援人員可通過控制器遠程超控機器人實現救援。即通過消防機器人實現救援人員無法進入或者存在高危險的場所進行救援、偵察。

  救援3

  被困礦工攜帶的自救器派上用場

  兗礦救護大隊四中隊隊長張金紅告訴記者,救援過程中,滅火降溫及通風排煙很重要,救援人員還安裝了一臺風機,并重新鋪設了風筒,將有毒有害氣體及濃煙向外排放。

  礦工下井時都會攜帶自救器,此次剛好派上用場。張金紅說,自救器主要用的壓縮氧,戴上便可提供氧氣,也避免了受到有毒氣體傷害。此外,由于工作面延伸到哪里,飲用水也就延伸到哪里,因此礦工遇險后,一直都有水源供應,具備相應的生存條件。

  肥礦救護大隊三中隊副中隊長王鵬介紹,救援時,救援人員在外面敲管子里邊沒回應,救援人員一度感覺沒希望。

  王鵬說,21日上午在執行任務時發現,里面有急速擺動的燈光,感覺像是在小跑的樣子,“懷疑是不是有遇險人員在里面要出來,往前迎接一看,發現確實是一名遇險人員,接著陸續發現其他被困人員”。

  王鵬告訴新京報記者,遇險人員見到他們時很激動,不斷地說“你們終于來了”。

  棗礦集團救護大隊隊長晏明來說,第一批有兩名礦工獲救,感覺他們狀態都還不錯,但當時來不及多想,只是迅速將他們送出去。

  21日上午10時18分,11名被困礦工分四批升井,全部獲救。

  新京報記者在現場看到,前三個批次升井的10名礦工可在救援人員的攙扶下行走,最后一批上來的礦工行走已不大方便,被救援人員抬出。

  第二批一名獲救礦工走出升降梯后說,最想給媳婦打個電話。

  ■ 追訪

  涉事企業曾獲“特級安全高效礦井”榮譽

  嘉祥縣政府官網信息介紹,該縣總面積820平方公里,探明有煤面積125平方公里、總儲量26億噸。大量煤礦企業坐落于此,此次涉事的梁寶寺煤礦就是其中之一。

  肥城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官網顯示,梁寶寺能源有限責任公司是肥城礦業在巨野煤田、魯西南新區開發建設的第一對現代化礦井,井田面積95.28平方公里,地質儲量5.69億噸。是優質動力煤和煉焦用配煤,地處嘉祥縣梁寶寺鎮,核定生產能力420萬噸。

  這不是梁寶寺煤礦第一次被外界關注,據媒體報道,2016年8月15日,該煤礦曾發生一起沖擊地壓事故,造成2人死亡。但事故發生后,該公司未在規定時限上報,經認定,屬遲報事故。在該礦停產整頓期間,又發生一起工傷事故,并違法瞞報,后被人舉報,有關部門核實發現,情況屬實。

  新京報記者在天眼查上檢索到,梁寶寺煤礦的司法風險和經營風險達130余條,多次遭遇環保、公安、安監等部門的行政處罰。其中,2017年10月,該企業因治安違法行為被嘉祥縣公安部門警告;2018年10月,因違反安全生產法、違反操作規程或安全管理規定被濟寧市煤炭部門行政處罰。

  盡管如此,梁寶寺能源有限責任公司曾先后榮獲中國煤炭工業“特級安全高效礦井”、“文明煤礦”、“企業管理優秀單位”、山東省“十佳煤礦”和省管企業“文明單位”等榮譽。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就在此次事故的前一周的11月13日,梁寶寺煤礦還舉行安全規范評比活動,對10月份評選出的4個“安全優勝區隊”和76名安全優勝員工進行表彰獎勵,這是該礦首次開展月度安全典范評比。

  新京報記者 倪兆中 劉名洋 朱必勝 李陽 齊超實習生 孫朝 程明秀

熱點專題
三三连码出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