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懲戒”和“變相體罰”的界限在哪

2019-11-21 16:15 來源:三峽宜昌網 責任編輯:毛慧娟

  2018年12月,一個《畢業后,他用耳光“報答”當年老師》的視頻,在網上流傳。視頻中,一名男子攔住20年前教過自己的老師,連扇數個耳光,口吐臟話辱罵。原因是這個男子自幼家貧,上課經常打瞌睡,為此,張老師曾多次體罰他。這段視頻在網絡上的瘋傳不得不引發我們思考,教師可不可以懲罰學生?如果可以懲罰的話這個度在哪里?

  作為一名老師,每每看到這樣的新聞心里都很不是滋味。我們不否認每個行業里都會有那么一兩個道德品質敗壞的人,但我工作的這幾年來,就我身邊相處的老師來看,我相信絕大多數老師還是優秀的老師,我們不應該用個別老師的實例去妖魔化整個教師群體,應該學會辨別、尊重、愛護這些真正無私奉獻的老師。

  近些年來社會一直在討論的一個熱點問題就是“老師該不該責罰學生”,其實這個問題本身就問的不對,問題都問錯了,也不會有好的答案。我認為,正確的問題應該是“老師該如何正確地責罰學生”。不是“該不該”,而是“該如何”的問題。

  說起責罰,其實以前不少優秀的人都嘗過這種滋味,著名出版家鄒韜奮先生即使典型的一例,少年鄒韜奮在父親面前背“孟子見梁惠王”,桌上放著一根兩指闊的竹板,一想不起來就要挨一下打,半本書背下來,“右手手掌被打得發腫,有半寸高,偷向燈光中一照,通亮,好像滿肚子裝著已成熟的絲的蠶身一樣,”陪在一旁的母親還要哭著說“打得好。”

  當下,人們的教育理念改變了,現在我們講平等,注重孩子的身心健康,教師責罰學生被普遍看成舊社會的東西加以摒棄,但是,這樣也造成了很多老師對于學生想管卻不敢管的局面,體罰學生確實不應該,看到媒體曝光的老師體罰學生的過激行為,大家都會覺得很憤怒。但是,媒體一味強調學生權利,而淡化學生紀律觀念,忽視教師教育權利和保障,這本身就是一種不公平學生有尊嚴,老師就沒尊嚴?更為嚴重的是,片面強調學生權利,會造成有些學生根本不服管的局面,這讓老師如何去教學生呢?

  適當的懲戒有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長和維護正常教學秩序,老師和家長對此一般都無疑義,不過這個度到底在哪里確實值得我們深思,我認為,依法賦予教師管教權極為必要,通過管教懲戒可以幫助學生糾正或改正學習和行為上的不良習慣,引導他們健康成長,但是老師在教育學生的時候一定要注意方法,面對‘熊孩子’,老師和學校不能無所作為、不聞不問,要賦予教師合法的管教權,讓教師可以給學生的行為畫紅線、定雷區,這是對學生負責。我認為只要是適度的懲戒,家長都是可以接受的。

  既不能濫用懲戒權導致懲戒過度,也不能因噎廢食對懲戒望而卻步,管教權是教師的職業性權利,希望國家能夠細化立法進一步落實,這樣老師也能正當行使教育孩子的權利,不會處于一個尷尬的位置。(伍家崗區實驗小學北山校區胡方芳)

熱點專題
三三连码出是什么意思